站在十三歲的尾巴上

13歲,在我看來的一個充滿幻想,期待的年紀。小一點點,就被別人認為是兒童,太幼稚,不屑與其交談;大一點點,就被認為告別童年,有了自己的想法,熟不知,13歲的時候,腦子里的想法獨特,復雜中有些許單純,稚嫩的味道。就如同明知道要努力才會成功,但就是一如既往地做著“天才夢”。

記得剛開始上網時10歲吧,很不愿意認小的年紀,每次別人問我多少歲,我會用開玩笑的方式說我10歲,我知道他們肯定不相信,于是我就用半真半假的語氣說我14歲,F在,快14歲了,卻那么依依不舍,畢竟那么單純的生活就那么一去不返了。

媽媽所我們這一代孩子好幸福,也早熟,他們還在泥巴里打滾的時候,我們就已經學會上網看世界了。其實,我們得到了許多,失去的,卻比得到的還要多。他們那個年代,簡單到一天到晚就算不關門也不會有人來偷東西,而現在的社會太復雜,就連我們學校都會有許多大大小小的“幫派”。

朋友說,我是一個固執的人,固執到寧愿去鉆死角把自己弄得渾身是傷也不肯走回頭路。其實不然,我自認為是一個特別容易動搖的人,只是在某些方面固執罷了,我把它稱作“堅守原則”。

這些天不知怎的,迷上了買書,迷上了寫作?粗敲炊嗟娜伺c我想法相同,我會有一種無比的滿足感——這個世界上原來有這么多人懂我的!

已經不記得從哪里抄了一段文字:大人們都是這樣,用愛來當作做一切事情的理由。我和媽媽因為這段話爭執了好久。那天我毫無預知地看到這段話,然后摘抄進日記本,然后還沒來得及鎖上日記就下樓去拿東西,媽媽也正好進我房間收拾,看到我的日記,然后翻開,然后正好看到這句話,而我又恰好在這個時候到家,看到媽媽正在動我的日記。這么多的巧合碰到一起,就注定要大鬧一場吧。她認為我以為自己翅膀硬了,瞧不起父母了,不聽話了。天知道我真的沒這個意思。我與她吵得一塌糊涂,當時真是想死的心都有。就像七堇年說的:在心高氣傲的念頭,因不懂該如何聰明的活著,所以覺得連生命都是身外之物,“好像這個世界說不要就不要了!

我想13歲就是這么一個年頭。站在13歲的尾巴上,我想了很多很多。我喜歡寫一些零零散散的文字,然后把它發表在空間上。有人說我的文筆好,不去寫點小說真是屈才了。其實,我也想過要寫一本關于我自己的書,可惜畢竟太年幼,有時候寫了那么多就不想寫了,我發現我不是一個有恒心的人,要求我寫幾千字的文章可以,可是幾萬字的小說就不行了。

我是一個很奇怪的孩子,很喜歡在了解別人內心的痛苦悲哀以后跑去勸慰,總喜歡把這樣一個平凡的世界說的天花亂墜。同學說我就是個心理專家,兩句話就可以解決別人兩天想不明白的問題,所以,我的笑容比任何人都純凈。聽到這樣的話,心底會有一點小滿足?伤麄儾恢,明媚的笑容里,滿是憂傷的痕跡。他們羨慕我有很時候不復習都可以拿到高分,可他們不知道,他們在捧著漫畫書哈哈大笑的時候,我卻在看著我一點也不懂得歷史書,以至于后來,書柜里滿是歷史書,童話書,散文集,小說集,卻從未見過一本漫畫書,甚至,連作文書,父親都覺得會影響我的思路,會讓我想去抄襲所以用小說散文代替。再后來,我的歷史分析題從來沒有扣過分,看童話書,幾乎第一頁我就知道后來會發生什么,捧起一本小說,即使像《神曲》那樣難理解,我也只要看七八頁就會有自己的想法,寫作文,從來都不打草稿,可是,到現在,我卻連一本朋友們都熟到可以背下來的漫畫書我都不知道該怎么看。

13歲的年頭,特別愛念舊,一些早以為被遺忘的事卻在這個時候莫名其妙地涌出來,沒事總喜歡翻翻那些泛黃的相冊,然后抒發自己的感慨。我想我還是不夠成熟吧。

張愛玲站在19歲的尾巴上,寫下了: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,爬滿了虱子。我站在13歲的尾巴上,寫下了這樣一大段亂七八糟話。我與她是無法比擬的吧,正如她在漠然她的“天才夢”時,我卻在繼續幻想著我的“天才夢”。我站在13歲的尾巴上,擁抱即將來臨的14歲,倔強,不服輸。成長,在路上,我們仰望天堂。The god bless us,we're nice kid。

倔強,說不痛,假裝什么傷都沒有

倔強,抬起頭,決不讓眼淚往下流……


內容推薦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沒有了】